0922_a2044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她们的动静不大,却也不小。

   最起码,坐在这边观望的徐灿阳,没多久就发现,大概猜到了某种可能,徐灿阳自己转动轮椅,离开了座位。

   宋唯一和徐老太太此刻所在的位置,是餐厅的茶水间,不算隐秘。

   刚刚走到一半的路程,就听到那里传来老妻的痛哭,其中还夹着宋唯一的低泣。

   徐灿阳的轮椅蓦地停下,满脸沉痛地看着对面自己的外孙女。

   不用说,此刻也猜到,她们之间自己先摊了牌。

   “从舅舅口中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跟外公又惊又喜,实在是不知怎么办好……”

   宋唯一听着徐老太太情真意切的声音,心里不是毫无感触。

   “坐下来,好好说吧。”再多的言语,碰上宋唯一迷茫的眼神,只是化为这一句话。

   徐灿阳的声音,打断了徐老太太的痛哭。

   抬头,发觉不少人都盯着他们,甚至外面还站着一名餐厅的员工,以为他们怎么了。

   漂亮女生俏皮可爱园游会

   “怪我,都怪我,太激动了。”徐老太太擦了擦眼泪,破涕为笑。

   眼里的喜悦,还是骗不了人的。

   这一次,徐灿阳跟工作人员要了个包厢,要趁着这个机会,一并跟宋唯一说清楚。

   菜很快上来了,但是没有人有吃东西的胃口。

   徐老太太本来要说话,被徐灿阳阻止,“这件事,我来说。”

   当初宋唯一的妈妈之所以会失踪,跟徐灿阳的决定离不开关系。

   要说真正导致那一场意外的,做出决定的,便是徐灿阳本人。

   他将他们逃离出国那个过程,着重跟宋唯一讲了。

   同时,没有隐瞒自己当时的决定。

   “跟我离不开关系,这些年我跟外婆也很后悔,但是没有用。大概是为了惩罚我们,之后,也没再要上孩子……”

   “严一诺的母亲……”

   徐灿阳说的这些,早先在徐老太太口中,宋唯一就大概听到过。

   但是并没有想到,其中卷入的,还包括自己的妈妈。

   “她不是我们亲生的孩子。”不想将其中可笑的缘由告知宋唯一,徐灿阳摇头苦笑。

   若是知道徐利菁被当成她妈妈,接回徐家,她心里肯定不好受。

   原来竟是如此……

   宋唯一捧着滚烫的热茶,满脸迷茫。

   怪徐灿阳?

   若是他当初不放弃妈妈,大概他们以后的日子会很苦,但是也不至于活不下去。

   可是就算是责怪,又有什么用?

   妈妈已经去世很久了,不会因为责怪就回来。

   宋唯一爱记忆中的母亲,温柔善良,知晓这个世界,还有关心她的父母,一定会很开心吧?

   不过于宋唯一而言,这件事的冲击力度,也不小。

   一时半会儿,她也无法瞬间接受他们。

   “我知道了。”

   “那会责怪我和外公吗?”徐老太太殷切地看着她,眼里带着一丝丝哀求。

   宋唯一苦笑着摇头,“怎么会?”

   “唯一,谢谢。”徐老太太听到她的话,心里蓦地一松,哽咽着开口。

   “这些年,和妈妈受苦了,都是外公外婆不好。”以后,一定十倍,百倍地补偿她。

   想到已经去世的女儿,徐老太太的神色更为哀伤。

   这一顿饭,吃得不了了之。

   宋唯一此刻还有点乱,事情说的差不多,她变找了个借口回去。

   “我还有点事,先回去了。”

   徐灿阳夫妇听到她说不责怪虽然松了口气,但是他们也看得出来,宋唯一还没有真正接受他们。

   见宋唯一这么说,两人心里就算是不舍,也只能点头。

   “好,我们也要回去了。”

   “恩,们现在,住在哪?”宋唯一蹙眉问道。

   “就住在附近的酒店。”徐灿阳言简意赅,并不想麻烦她。

   “好。”宋唯一没有多说其他。

   她付了吃饭的钱,刚刚转身,便看到了李连年。

   宋唯一被吓了一跳,差点忘了这回事。

   “来多久了?”似乎离接到他电话已经过去了一两个小时。

   “不久,少奶奶这是要回去了吗?”李连年一脸无所谓的表情。

   “恩,我自己去就好了。”

   “那怎么行?我已经答应少爷了,走吧。”李连年可不敢阳奉阴违,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徐灿阳夫妇听不懂他们的话,彼此面面相觑。

   “我先送们回去。”宋唯一没管李连年,转身对旁边的两位老人说。

   酒店离这里很近,走路过去不到十分钟。

   “不用了,我们走路回去就可以了。”徐老太太摆着手拒绝。

   猜测宋唯一大概有什么急事,才这般着急。

   自然更不想麻烦她。

   “有事的话,先回去吧,我跟外公在附近逛逛。”

   这话一出口,李连年忍不住多看了老太太一眼。

   外公?

   他的表情有些古怪,瞅了瞅宋唯一,又抬眼打量徐灿阳夫妇,什么时候宋唯一多出个外公来?

   “不差这点时间,走吧。”宋唯一摇头,率先走在前面。

   他们推脱不过,只好也跟了上去。

   徐老太太有些欣慰,虽然还没有完全适应,但是这样的状况,比她预想中的好很多。

   到了那间酒店,宋唯一的眼底才有了一丝丝古怪的神色。

   怎么是她之前住的酒店?

   “呵呵,我们到了,先去忙吧。”徐老太太也注意到了宋唯一眼底的疑惑,干笑着吱声。

   宋唯一很快释然,既然是特地回国找她的,打听他们的住址也不奇怪。

   “我前几天已经退了这边的房间。”

   徐老太太一愣,回过神,顿时懊恼不已。

   怪不得,两天了,都没有偶遇上。

   “恩。”

   “我先走一步,下次,过来看们。”宋唯一没执意送他们回房间。

   “好,有事先忙吧,我们可以搞定的。”

   宋唯一点点头,自然也注意到,跟在两位老人家身边没有离开的两个保镖。

   转身,往酒店外面走去。

   已经下午四点多,李连年跟在宋唯一的身边,“少奶奶,看都四点多了,我可不敢让一个人去那地方,免得少爷剥了我的皮。”

   哪个地方?徐灿阳跟徐老太太对视一样,随而计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