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4_a2044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所有人都听得津津有味,老太太是最热情附和的那一个。

一时间,病房里前所未有的热闹,弥漫在裴家长达大半个月的阴霾,终于一扫而空。

就像外面的天气一样,暴雨过后,又是晴天。

等宋唯一说完,大家还意犹未尽,老太太说下一次让她去看看孙女,裴三跟老太太抢,还被老太太鄙视了一番。

“三三,天天说最爱奶奶,现在连看妹妹的机会都不愿意让给奶奶,这是真爱吗?”

裴三挺着小胸膛直直的,一张漂亮的小脸泛着光。“奶奶,对妹妹也是真爱啊,她都出生那么久了,还没跟我见过面,妹妹很可怜的。不要跟妹妹抢好不好?”

众人大笑,老太太满脸黑线。

她跟囡囡抢?

明明是三三这小兔崽子跟自己抢!

一直到晚饭时分,病房的热闹才散去。

雨过天晴,老太太让裴辰阳和夏悦晴都回家住,她早就恨不得让他们回来了。

清纯大眼睛美女露白嫩咪咪好诱人写真

裴逸庭还美开口推脱,老太太就先声夺人。“逸庭,我一个老家伙已经孤单了很久了,要是还不同意,妈就彻底变成空巢老人的。”

说着,还假意摸了摸眼泪,一副可怜得不行的样子。

老太太以前从来不屑用这种手段,但是自从上次发现这种卖惨的方法能轻易达成她的目的之后,老太太就成了卖惨的常客。

裴逸庭满脸黑线地扶着额头。

她妈真是说谎不打草稿。

明明一天二十四个小时,她起码有十个小时都在医院。

可现在,她说空巢老人这四个字毫不心虚。

他都不好意思戳穿老太太的演技,免得伤到老太太八十岁的玻璃心。

裴逸庭还没吱声,夏悦晴看得心有不忍了。

她觉得老太太确实孤单了点,“妈,我和一庭也正说回去住几天呢。既然今天刚好提起,那我们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就回家住。”

老太太一听,立刻喜上眉梢,不停拍这手说好。

“果然有个贤惠可爱的儿媳妇就是不一样。”末了,还感慨一番,弄得夏悦晴很不好意思。

裴逸庭无语,“既然如此,就早点回去吧。”

反正夏悦晴都这么说了,他总不能说自己不同意。

对于裴逸庭来说,住哪里的区别不大,只要夏悦晴喜欢。

一行人欢欢喜喜地回家,没想到,刚到大门口,就被佣人告知陆家的人来了。

原本众人简单的心情和欢喜顿时消退了一大半。

在调查结果出来的第一时间,老太太就知道是陆荆南在后面搞的鬼,所以,在听到陆家人上门的那一刻,老太太没有任何表情。

大概也是被陆家人的行为伤透了心。

毕竟这些年,作为陆希晨的干妈,老太太没少照顾陆家。

否则,陆家怎么会从短短几年内就爬到这个高度?

“知道了。”老太太不冷不热地点了点头,紧接着,一同走了进去。

陆家一家四口都在客厅里,等候已久。

但是他们不敢有任何抱怨,反而更加恭顺和谦和。

“老太太,逸庭,们回来了?”陆荆南的父亲一张老脸都红了,但无奈,他只能硬着头皮打招呼。

老太太淡淡一笑,点头道:“嗯,听说们等了很久,刚好,进来一起吃个饭吧。”

这态度,不能说不好,但是话里的冷漠和疏离,确实让陆家人感觉得到。

如果是以前,他们肯定不会拒绝,只是吃个晚餐而已,不是什么但是。

但今时不比往日,现在的陆家,就像是悬崖上的一朵小花,随时可能会被裴家变成一个平地。

陆父拖家带口,不过是为了负荆请罪的,哪里敢上裴家的餐桌?

“不了不了,老太太您吃,我们都吃过了。”

这谎言说的,陆父也不心虚。

他们在这里等了一下午,早就饿得两眼发昏了,但只能忍着,忍着。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勉强了。”老太太笑了笑,转身走进了餐厅。

没多久,里面就飘出香喷喷的味道,将外面一家四口肚子里的馋虫都勾了出来。

从来没有觉得晚餐起眼过,但现在,却觉得是那么地香浓。

陆家人含泪在外面等候,裴家几人却吃得没滋没味。

到底是被他们的出现影响了心情,更影响了食欲。

老太太在搁下筷子的那一刻,就直接跟裴逸庭说:“这件事我不插手,大哥也说随处理。”

她早就猜测到陆家知道真相后会上门了,没想到来得那么快。

对于陆家,老太太不是不失望的。

这么多年,她给了陆家不少的好处,可现在看来,简直是喂了白眼狼。

老太太到现在都没有搞懂,为什么陆荆南这么一个男孩子,好端端地要挑拨裴家做什么。

也正是因为此,她对陆家的怒气更多更重。

“妈,我知道了。”裴逸庭点了点头。

晚餐长达一个小时,外面的陆家人,却感觉好像过了整个世纪。

在老太太等人出来的时候,他们几乎有一种谢天谢地的感觉。

终于结束了食物的非人折磨,也终于迎来了今天最大的难题。

陆父冲老太太颔首,下一刻,一脚狠狠踹到陆荆南的膝盖。“孽障,还不跪下?”

这个举动,完全出乎了众人的意料,甚至是陆家。

而陆荆南被陆父狠狠一踢,膝盖顿时一弯,完全没有防备之下,重重跪到了地板上。

他的前方,不只是老太太,还有裴逸庭。

陆荆南觉得脸上一阵火辣辣的,里面隐藏的血和肉几乎都翻了出来。

就在半天之前,他还在跟裴逸庭叫板。

但半天后的先,他却直接跪在了裴逸庭的面前。

不用看,他也可以想象裴逸庭的嘲讽和鄙夷。

“小陆,这是做什么?好端端的下这么重的手?”老太太抬了抬眼皮子,开口了。

她的身份和地位,叫陆父一句小陆绰绰有余。

陆父只觉得裴逸庭的慕官方个像一把刮刀,狠狠地从自己身上划过,让他浑身都跟着紧绷了起来。

“老太太,实不相瞒,这孽障做的事情,我今天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