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6_a2051

   ♂? ,,

   谁?

   这男的下意识看了眼四周,见没什么动静时,立刻讥讽:“装神弄鬼。”

   牛庆忠显得很紧张,他四周张望,奇怪这么大动静,巡逻队为何迟迟不出现。

   反观阿虎一直守在杨芷薇身边,他的职责是保护宁家兄弟跟杨芷薇,发现四周不断有人靠近,他异常冷静,等待出手的时机。

   “要不要再考虑一下?”这男的冷笑。

   “没什么好考虑的。”宁国晟平静道:“我这人有一个毛病,就是对那些不知进退的家伙,相当的不待见。”

   “有种!”这男的冷笑着退了半步,哼道:“有病就得治,放心,我会给好好治治。”

   眼下,四周不少人都发出尖叫,因为场面已经开始失控,更有人快速冲向宁国晟跟宁国轩,试图将两人控制住。

   可就在这时,人群中,忽然出现两道人影,以极快的速度,将四周冲来的人部放倒,这一幕来得快,去得更快,快到让四周目睹这一切的人都有些发懵。

   “们…”

   那男的指着忽然出现在场中的两个人,又看了看倒在地上彻底丧失意识的八个手下,目光透着匪夷所思。

   雨中的迷茫美女让人心怜清纯美女

   看着朝他走来的这两人,这男的露出慌乱之色,可想起什么,立刻喊道:“李哥,有人当街行凶!”

   随着他一声吼,很快,一直不曾出现的巡逻队,仿佛天兵一般挤开人群,大老远就吼着:“出什么事了!谁敢在鉴估大赛上闹事,不想活了吗?”

   宁国晟神色如常,看着这群巡逻队员,丝毫不在意。

   “们是谁?”巡逻队的队长瞪着宁国晟一行人,见没人理他,咆哮道:“回答我,信不信我把们抓起来送局子里!”

   “不信。”回答他的是宁国晟。

   …

   “什么?好,等着,我这就来!”

   陆国勋沉着脸挂断电话,杨宁好奇道:“出什么事了?”

   “舅舅他们遇到麻烦了,阿虎打电话跟我说,有人暗中使坏,想要敲竹杠。”陆国勋冷声道。

   杨宁目光一寒,沉声道:“陆伯伯,敲竹杠这种事,在鉴估大赛很常见吗?举办方就容许这些人在这搅风搅雨?”

   陆国勋不由皱眉:“不说我差点没意识到这点,奇怪了,每一届鉴估大赛都严格把关,绝不容许出现这种敲竹杠的事,一经发现,将直接取消资格,同时要被轰出会场。”

   “这么说,事情并没有表面看上去这么简单?”杨宁皱眉道:“按理说,我舅舅他们是第一次参加这种活动,再者,以我大舅的脾性,绝不会轻易去得罪人,难道是有人故意针对?”

   “走,咱们立刻去109号铺位,到了那,一切都会水落石出。”陆国勋咬牙道:“希望只是一些小摩擦,如果真有人故意针对,我一定会让他后悔!”

   某处大酒店的客房里,一个女人裹着浴巾从浴室走出,头发湿润润的,脸上还残留着绚丽的潮红,也不知是被浴室的热气熏的,还是先前因为剧烈的运动而留下的。总之,房间中弥漫着一阵让人意乱情迷的味道,晦涩不堪。

   床头,一个男人正侧靠着抽烟,身上下只穿着一条短裤,头发有些湿润,看上去略微有些疲惫,但显得很满足,望向女人的目光,透着毫不掩饰的满意。

   等女人坐在梳妆台前整理发梢,他一个起身,从背后抱住女人,惹得女人一阵白眼。

   “恐怕他做梦都不会想到,会主动爬上我的床。”男人异常的俊朗不凡,有着一股浊世贵公子的超然气质。

   “不要提他!”原本一脸媚意的女人,像是被触犯到逆鳞似的,脸色变得异常冰冷,浮起的潮韵也瞬间退去。

   “没问题。”男人摊了摊手,笑道:“那咱们讨论林氏吧。”

   “林氏!林曼萱!”

   女人咬牙,目光中透着难以泯灭的怨毒之色,似与林曼萱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男人眼睛微微眯起,似笑非笑道:“怨气还真不小呀,第一步,打算怎么做?”

   “听口气,好像一点都不在意?”女人哼道:“我可不止一次听过,是那贱货最忠实的拥簇、追求者。”

   “这绝对是谣言。”男人抚摸着女人略微湿润的发丝,笑眯眯道:“跟比起来,她根本不算什么。”

   女人转过头,将男人的手拍开,哼道:“少在我面前耍滑头,这男人呀就没一个好东西,宁可相信这世上有鬼,也不能相信们这些臭男人的嘴。李玉书,也只有那些整天幻想着白马王子的天真女人,才会信这些鬼话,坦白告诉,我不吃这一套。”

   李玉书!

   没错,他就是与裴永轩、成是非齐名的华海三公子,长阳集团的现任总裁。

   不熟悉李玉书的人,都被他表面上崭露在外的温文尔雅所欺骗,而真正了解李玉书真实一面的人并不多,仅有贴身的几个人罢了。事实上,李玉书私底下糜烂不堪,且他有一个深入骨子里的嗜好,那就是把有夫之妇弄上床,甚至曾经跟一个下属发生关系,还是在对方家里的床上,而且对方的丈夫,就在隔壁房酣睡!

   这种偷情的异样刺激,如同毒品一般让他痴迷,欲罢不能。

   李玉书在外面沾花惹草,数量庞大,可自始自终都没传出关于他的负面信息,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那些跟他苟且的女人,都对他死心塌地,即便事后被无情的抛弃,也没有任何的怨言。不得不说,在处理感情上,李玉书绝对能让那些自诩为情圣泡妞王的人汗颜到无颜。

   “那要我怎么做,才相信我对的真心?”李玉书从背后抱住女人。

   “毁了那贱货,我要让那贱货变成万能插座,被千人骑万人插,然后在她脸上一刀一刀的戳!还有,我要整个林氏,因为她的原因而覆灭!”

   抱住女人的李玉书不由皱眉,眼睛微微眯起,随后笑道:“没问题,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我都听的,当然,只限于床下。”顿了顿,李玉书猛地将女人扛了起来,好不怜香惜玉的扔到床上:“但在床上必须听我的!”

   很快,房间再次传来一阵淫靡的气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