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0_a2066

   听到生的是儿子,大家虽然很高兴,但也没有多激动。

   毕竟陈叶氏就生了两儿两女,赵家更是有儿有女,人丁兴旺。

   所以,没什么好稀奇的。

   陈飞没顾上看儿子,只是要去抱赵春杏,声音激动地道:“媳妇儿!辛苦你了!我当爹了!你当娘了啊!”

   傻子一样。

   陈叶氏好笑地看了一眼儿子,见儿子愣头青似的,也就不说什么了,等接生婆处理好善后事宜,就赶紧拿了红包给激动道贺的接生婆。

   之后叶青凰也送进来一碗人参鸡汤,她觉得赵春杏生产比她虚弱一些,补一补元气最好。

   屋里有人照料,孩子洗干净裹上了襁褓,也被抱到屋外给孩子的爷爷抱着。

   陈飞这才想起来还没看到自家儿子呢,立刻开心地往外跑:“臭小子!来叫声爹听听!”

   大约是听叶子皓平时喊小吉祥听惯了,这一声臭小子可真是张口即来,却被他爹没好气地骂了回来:“你这臭小子!”

   陈飞被骂得缩了脖子,讪笑着抱回了儿子。

   长得像他一样帅!

   阳光下欢笑少女美目流盼趁着夕阳无限美好图片

   陈飞傻乐呵地在叶子皓嘲笑的目光里又回了屋,将孩子抱到赵春杏那边。

   赵春杏被叶青凰喂了几口鸡汤,人也精神了些,这时候看着自己辛苦怀了几个月的孩子,也是欢喜不已。

   原来自己生孩子的感觉是这样子的。

   有了孩子,新升任的年轻爹娘忙着研究孩子模样更像谁,早忘了屋里还有这么多看他们笑话的人。

   读书郎们一回来,屋里又热闹了好一阵。

   赵家其他人都不在这边,连春燕、春雪都回去了,留在这里的只有小兄弟们,都是自家小弟,也就进了屋子看外甥、看姐姐。

   忙到屋里掌灯,大家这才离开。

   留下陈飞在屋里陪伴媳妇儿,早有叶子皓的经验在,陈飞冷静下来抱着孩子到也没有手忙脚乱不知应对。

   大家在叶子皓他们住的上房的厅上摆了桌吃饭,这里离后院里近一点,夏刘氏领着赵春杏的丫环去送饭送汤送茶水。

   陈飞没有过来这边吃饭,他忙着抱儿子。

   而他的儿子在晚饭后也有了自己的名字:陈陌。

   陈飞到是没有特别去起小名儿,陈阳叫阳儿,陈陌当然就叫陌儿了。

   接下来忙着坐月子,陈飞也不出门管事儿,生意收尾的事情都是叶子皓在处理。

   东方昕宇也传了信儿过来,问货齐了没有,他的车队已经出发了,大约也就是半个月后会到。

   于是叶子皓给靖阳那边去信,问赵沐秋带的酒到了没有,周子康回信说已经南下了。

   陈飞也给赵家去了加急信报喜,没有用飞鸽传书,以示庄重,说好等年前回家再聚。

   赵沐秋也在往回赶,陈杏花的预产期在下个月,等出月子还不知道能否赶上回家呢,所以赵沐秋是打算赶不上就在南华州过年的。

   有了两手准备,也就不心焦了。

   十月十八,赵沐秋带着三十五万斤酒到了,直接放到了云来客栈里,等东方昕宇的人到了就可以直接拖走。

   “颜大人说,晚些收到的葡萄若能凑些酒出来给他,青华州那边是没有多的,还有人没抢到货呢。”

   “贤哥那边算了算,能让出三千斤,加上靖阳这边或许还有五千多斤,若是到下个月没有了,也就这个数了。”

   “颜大人让我再问问皓哥,南华州这边可还凑得上一些,若能凑上两万斤也行。”当晚,赵沐秋便在茶室和叶子皓汇报从府城那边带来的消息。

   颜家主气得不愿意再搭理叶子皓了,颜城守却不愿意放弃最后的希望。

   订货手慢,确实怪不得叶子皓,只怪自家爹架子端得太高了。

   可颜城守心里也担心是先前妹妹的事情令叶子皓不喜,而不愿意放货给颜家,便想着至少今年拿到一点算一点,别误了自家生意。

   他一个富家子弟在外为官,虽为城守到底不是奔着那年俸千两去的,经营仕途也是要钱的。

   看叶子皓为官一年就经营出了八珍阁,弃官而走却在葡萄酒上赚了不少钱,谁敢轻视他为寒门子弟?

   因此,颜城守很重视葡萄酒生意,甚至这次没有经过他爹,直接找在他辖下的八珍阁陈家人先问货。

   也没有直接来问叶子皓,怕叶子皓又来一句没货,到把路给堵了。

   赵沐秋从青华州回来先到东华州府城,立刻就被颜城守派了身边长随去问,可见颜城守一直在关注他们的葡萄酒生意。

   叶子皓听后只是笑笑,不在意地道:“这说明颜大人比他爹机敏有眼识。”

   “他看到我们从中获得大利了,他不能直接弄走我们的生意,拿货当然是他最看重的事情,偏他爹没有重视而丢了货。”

   “也罢,想办法给他凑齐两万斤。”叶子皓并不想与颜城守闹得太僵。

   “回头我给他传消息,就说把我们准备带去京城的那些匀一点给他,送礼就能减就减算了。”

   颜城守都越过他而找他的兄弟问货,他不这样说还能如何?

   第二天,叶子皓的飞鸽传书就飞向了东华州。

   颜城守收到消息后一阵尴尬,虽然他觉得真相不一定如此,但让叶子皓说出这样的话,到显得他太强求了。

   只是事已至此,他也不好再说什么,于是回信感谢了叶子皓,说他也深感惭愧,实在是颜家去年合作的酒商催货,才不得不先弄两万斤酒应付过去。

   叶子皓再回信时便安慰了颜城守几句,说他剩下的酒也只是想带进京为自己开路,也不是非送不可,以备不时之需罢了。

   又解释实在是颜家一直没有要酒意愿,他以为今年不订货这才造成了误会,没有预先留货,他也很抱歉。

   都是读书做官的人,双方将话说到这份上了,自然也就一笑而了,不会再说了。

   叶子皓松了口,最后总会凑齐两万斤酒给颜城守。

   这次是颜城守亲自出面,钱也没写欠据,直接就付了一半给八珍阁陈贤那边,口头约定年关前付完剩下一半,直接结清所有货款。

   下旬,东方昕宇的车队到了,他没有再亲自过来,为首的是上回见过的他的两个护卫和一个管事。

   叶子皓当面认了人之后,就放了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