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2_a2066

“那老板一开始还不怎么样,后来大约是给手下绣娘们看了。”

“知道他手上没人绣得出来,当晚就登门来找我。”

“说若是不低于那幅图,给我二十五两。”

“此时正是荷花绽放时,我便继续绣上一幅荷花。”

“若下个月能把这二十五两赚到,明年的房租便有了。”

叶青凰说到这里不由笑了起来,很是开心。

虽然房租是一次交齐十二个月,也就是说,到明年四月底之前,就要交第二年的四十两。

时间还早,但这么大一笔钱,自然是早点攒出来,早点安心。

今年一切都很仓促,日子也过得紧巴巴的,但到明年,他们就有余力存钱了。

不过,他们并未忘记,立秋之后入县学要交的束修。

县学不比一般私熟,其实能读到这里,束修反而少了。

因为县学还有朝廷拨款,以及当地衙门维持的一些日常费用。

长发气质美女学生装制服写真俏皮可爱

因而,作为朝廷公学,只要学子能走到这里,读书所花资费,反而是承受得起的。

比如一季只要十两,一年也就四十两,住宿免费,但日常生活以及伙食,却要再交钱。

县学几百上千人的伙食,自有饭堂统一吃用,人越多,分担成本就越少。

只要自己不乱花,省一省,也能咬牙撑下来。

但若自己灵活一点、勤快一点,像叶子皓这样找个不影响读书的兼职,自然能顺利熬到乡试时。

只不过叶子皓却花了更多钱,在县城租了这么座大院子,和家人住在一起。

开支是大了许多,但他除了抄书赚点小钱钱,还能在做绿豆糕的工作上帮上忙。

得与失,就看个人选择了。

就像家住县城的秀才,一样可以选择住在家中或者是住在县学宿舍里。

在县学读书,还是很自由的。

先生也多名儒、文士,不会像管小学童那般管着你。

只要你能完成先生的课业,就算不去县学每天应卯,也是可以的。

因而,即使还没入学,叶子皓依然每天在读书,丝毫不敢懈怠。

try{tent1();} catch(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