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_a2056

跟钟建雷吃过饭,叶宇就去了祝文雨的演唱会。

祝文雨穿着一袭白沙长裙,看起来清晰脱俗,简直就是仙女下凡。

当时叶宇还想,谁要是娶了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减寿几年都值得。

而且祝文雨的声音还非常好听,没有经过任何处理,听着却如同天籁一般,非常动人。

这要是这床上……叶宇急忙摇头,不敢再想下去了。

他现在身边的女人已经够多了,已经让他有些头大了,再去招惹大明星的话,真不知道该怎么去处理了。

一场演唱会,叶宇几乎没有走神,听的如痴如醉。

结尾的时候大屏幕上播放了一些穷困山区的生活,祝文雨解释说这场演唱会是公益演出,之所以把票价定的高,主要是想全部捐到那些山区,同时号召下面的观众进行捐款,台下直接沸腾,再次把她的形象推到一个新的高度。

叶宇也捐了两万块钱,然后才给骨蝶打电话。

“演唱会结束了,在哪?”

“就站在捐款箱旁边,举着手机开着闪光灯,我让去接。”

叶宇依言站了没多久,就看到一个劲装的女子出现在他旁边,问他是不是叫叶宇,他点头,对方就让跟她走。

暗色美女图片

电梯是直达总统套房的,刚到门外,叶宇就看到了两个熟人,其中一个是夏悠悠,另外一个则是王明生。这让他不由得一愣,这混蛋怎么没有被关进去?

不过很快他也就释然了,像王明生这种富二代,只要出点钱,又没有犯什么大事,自然会不了了之。

只是他今天又带着夏悠悠干嘛?

而且在他们两个旁边还有一个年轻人,一身的名牌,看起来人模狗样。

不过他那一股子高高在上的傲然之气,让叶宇很是不爽。

“师父,怎么来了?”

见到叶宇,夏悠悠一愣,惊喜道。

这会王明生也看到了叶宇,身子忍不住开始颤抖,牙齿都在打颤,像是很冷一般。

“他就是叶宇?”

倒是那个年轻人,拍了拍王明生的肩膀问。

“对,他就是叶神医,悠悠的男朋友。”王明生解释了一句道:“叶神医,这位是关东海关少。”

按照正常的情况,王明生介绍关少的时候,对方都会露出一副崇拜的眼神,然后上前打招呼,拍马屁,把关东海吹捧上天。

甚至关东海已经做好了准备,整理了一下衣衫,等待着叶宇的膜拜。

可是让他失望的是,叶宇连看都没有去看他一眼,而是拉着夏悠悠的手说:“来处理点事情,怎么来了?”

“我……”

夏悠悠还没有回答呢,关东海就冷哼一声说:“她想见祝文雨,我来帮她。”

“能见到祝文雨?”

叶宇皱起了眉头,这关东海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他帮夏悠悠,恐怕目的不纯吧。

“那是自然,这整个酒店都是我的,祝文雨住在我们酒店,我见她有什么难的。”关东海傲然的说:“倒是,没事来这里干嘛?这是该来的地方吗?”

“叶先生是我们小姐请上来的,主意的言辞。”

叶宇没有说话,倒是领他来的那个女子冷冷的开口道:“祝小姐刚刚开完演唱会有些累,们如果真想见她的话,就等明天,今天谢绝见客。”

一句话,高下立判。

主动邀请叶宇,而关东海主动求见却被拒之门外,这让关东海的眉头紧锁,看向叶宇的目光都带着仇恨之意。

不对,我是来见骨蝶的,怎么对方把自己领到了祝文雨的房间?

难道祝文雨就是骨蝶?这不应该啊,两个人的性格简直相差十万八千里,更何况骨蝶是黑客高手,祝文雨是影星,身份也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完全没有任何联系啊。

“喂,我要找的是骨蝶,怎么把我带来见祝文雨了?”

想不通,叶宇就纳闷的问。

“祝小姐跟我们家小姐形影不离,来见我们家小姐,自然要进祝小姐的房间了。”那女子淡漠的说:“行了,赶快进去吧,免得让我们家小姐等急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叶宇恍然道:“不行,我要带个朋友进去。”

既然两人住在一起,又正巧碰到了夏悠悠,叶宇自然想带着她一起进去了,让她见见祝文雨。

“我们家小姐只邀请一人。”

“那我不去了。”叶宇摆摆手就要离开。

“师父,不要这样任性,既然人家要一个人进去,就进去吧,何况现在也没有带什么朋友。”夏悠悠虽然知道叶宇有心带她进去,但她又不是那种不明事理的人,急忙打圆场说。

“就是我要带进去的朋友。”

叶宇坚定的说,大有一副不让我带人我就不进去的架势。

夏悠悠受宠若惊,看向叶宇的眼神都不由得放光。

这才是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不管做任何事情,总是把她的情绪排在第一位。

只可惜对方已经有女朋友了,这让夏悠悠内心不由得有些许的失落。

“煞笔,以为祝文雨是谁想见就能够见到的吗?”

关东海在旁边嘲讽道:“骨蝶小姐要见,恐怕不是什么好事吧?竟然还想带人,简直是痴人说梦。”

在他嘲讽的时候,领他来的那个女人已经打完了电话,叶宇听到了骨蝶允诺的声音,这才冲关东海说:“如果我能够把人带进去呢?”

“如果能够带人进去,我以后喊大哥。”

关东海冷笑着说,完全不相信叶宇能够带着夏悠悠进去。

毕竟那是他都无法完成的事情。

“喊我大哥没意思,我还没有大,别被喊老了。”叶宇笑着说:“这样吧,咱们赌二十万块钱如何?”

“二十万?”

关东海鄙夷道:“他吗的就是一个土包子,拿出来二十万了吗?”

“这个不用操心,有王明生在,如果我输了,他会帮我出这笔钱的。”

关东海回头看了一眼王明生,王明生内心都要问候叶宇的祖宗十八代了,可他真的不敢忤逆叶宇的意思。

对方不但身手了得,又受到钟建雷的推崇,他的话虽然不是圣旨,但也不是王明生能够反驳的。尤其是亲眼看到叶宇在警所内的表现,即便是借给王明生十个胆子,他此刻也不敢违背叶宇的意思。

所以此刻哪怕关东海瞪着他,他也只能点头。

“王明生,特么的……”

关东海气的差点就暴跳起来。

“叶先生,骨蝶小姐同意带一个人进去。”

就在这个时候,领他来的那个女人说道,甚至还饶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叶宇。这尼玛,挣钱的速度也太快了点吧。

“先等下,我收了账。”

叶宇冲着她说了一声,然后把手伸向了关东海。

“操,带人进去只是见骨蝶,又不是见祝文雨,我还没输。”

关东海狡辩道。

“想赖账?”

叶宇冷声说:“王明生应该是的手下,他最清楚赖我账的下场,我希望等我出来的时候能够见到那二十万,否则的话,会倒霉的。”

说话的时候,叶宇拍了拍关东海的肩膀。

对付恶人,就应该用更加恶毒的办法。

以前叶宇仁慈,可现在别人都当着他的面打他的脸了,如果再继续仁慈的话,那就是缩头乌龟了。所以在拍关东海肩膀的时候,他稍微动了一下手段说:“希望有个好梦。”

“真尼玛脏。”

关东海不以为意的抖了抖肩膀,明显嫌弃叶宇。

叶宇也不以为意,在那女人的带领下拉着夏悠悠走进了总统套房。

看到他挽着夏悠悠的手,关东海的脸色比吃屎了还难看。

吗比的,在老子面前装纯,竟然腆着脸去贴一个土包子的屁股,夏悠悠,彻底惹怒了老子,我记得哥哥在我的酒店上班,哼,给老子等着,老子会让乖乖的爬上老子的床。

“关少……”

王明生见到关东海阴沉的脸色,想要劝说两句,却被关东海打断道:“关少也是叫的吗?竟然还帮着别人跟老子打赌,他吗的胆子肥了啊?忘记尊荣酒店姓什么了吗?”

“关少,我……”

王明生还想解释,就见到关东海冷哼一声离开,同时留下一句话说:“王明生,咱们走着瞧。”

王明生看看关东海离去的背影,又看看紧闭的套房门,瞬间就有种神仙打架,百姓遭殃的苦逼感。

我他吗的招谁惹谁了,怎么总是碰到叶宇那个瘟神啊!

他们的心情叶宇并不知情,他带着夏悠悠刚进门,对方就把房门反锁上,明显有种关门打狗的感觉。至于谁才是被打的狗,暂时还不可知。

“叶宇,没想到还真的敢来?”

套房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她一边吃着棒棒糖,一边戏虐的看着叶宇说:“中药美白霜带来了吗?”

“我要见骨蝶,是谁?”

叶宇没好气的说,心中却早已经有了定论,眼前这位就是骨蝶。至于给他视频的那个老太婆,叶宇相信,凭借骨蝶的电脑技术,完全可以做到借用别人的视频来跟自己对话,甚至连声音都可以模拟出来。

“我就是骨蝶。”

小女孩说。

“就是骨蝶?该不会是骗我的吧?”

叶宇夸张的问:“我记得骨蝶不是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太婆吗?才多大,怎么可能是骨蝶,我不信,赶快让骨蝶出来见我,不然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