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6_a2066

一大早,小吉祥是被府里接年的鞭炮声惊醒的,还没睁开眼就直往爹爹怀里钻,直到被爹爹抱住,才安心下来,睁开了眼睛。

“爹爹,什么响?”小吉祥开口,声音软萌。

二宝在娘怀里睡得正香,丝毫不受影响,叶青凰却是醒了过来,也睁眼看向父子这边。

“过年了,要放啥?”叶子皓却没有睁眼,声音沉喃带着睡意地问。

“鞭炮!”小吉祥想到了,娘曾经教过的歌谣:新年到,放鞭炮!领红包,嘻嘻笑!

“爹爹!红包!”

小吉祥立刻想到与过年有关的除了放鞭炮,还有领红包,连忙从被子里伸出小手来,差点一巴掌拍到爹爹下巴上。

“急什么,现在才刚迎年,还要吃年饭、换新衣、除夕夜里还要守岁,红包还有一天的时间慢慢发。”

叶子皓将孩子的小手又捉回被子里,嘀咕道:“睡觉,现在不睡饱饱,守岁时就要打瞌睡哟。”

小吉祥歪头想了半天,印象当中好像是有些模糊的过年记忆,至于守岁,他好像就没有特别的记忆了。

小孩子嘛,瞌睡来了当然就睡觉了。

至于守岁是神马?谁还知道呢。

水瓶座女孩操场娇羞可人写真图

又睡了半个时辰,外面天色已微微亮,院子里有人在说话,他们这才起来穿衣。

小吉祥还有早起跑步练拳的任务,因而,一直是叶子皓陪着他先起。

叶子皓要出门时,才是叶青凰陪着起,再在院子里跑跑,练拳完成每天的任务。

如今有了早晚去瑞芳居的任务,叶子皓又在家里,还有梅园那边也不用上学,因而,大早上小吉祥要跑去的地方就变多了。

而今天除夕竟然又是一个阴云密布的天,连北风都来凑热闹了,似乎想要一展冬天最后的寒冷实力,这天气竟像要下雪前兆。

叶子皓走到屋外一看天色,见孩子缩了缩脖子,立刻又把他牵了回来。

他找出两个银蓝色细纱布缝制的口罩,父子戴上口罩还朝床上的人扮了个鬼脸,这才哈哈笑着再跑出去。

外面风大,戴着口罩跑步就不怕风直接灌入口鼻难受了。

迎风跑步也是少有的经历,小吉祥一路挥舞着小胳膊、有些兴奋地大喊大叫:“哈!哈!哈!”

小姐妹也早早起来了,看到他们戴了口罩,也跑回去找出自己做的口罩出来戴上,一路跟在后面。

他们最先跑去梅园,大家已经起来了正在一边练拳一边背书,见状也跟着他们一路跑去瑞芳居。

叶重信和叶张氏已经起了,见他们过来,就搬出昨晚准备好的铜钱、大的每人分了十八文,小一辈儿的则是十二文。

都用红绳串着,绑的如意结子。

大家讨到压岁钱后,又去了竹轩,叶重义也给了,再去半月斋。黑客

这时候小吉祥就有些懊恼地嚷了起来:“哎呀,忘记背袋子了!”

出来跑步的,怎么变成讨压岁钱了?

大家一听也都嘻嘻哈哈地哄笑起来,纷纷附和他的话,直道出来匆忙,忘记背书箱了。

书箱用来背书的,用来背钱岂不比小布袋要背得更多些?

之后他们又跑去铺子那边,找叶青枫和叶青柏也讨了压岁钱,周家爹娘也赶紧把昨晚准备的钱分给了大家,见二宝没有来,还把二宝那一份给小吉祥带回去。

到京城后大家生意更好,赚得也比在南华州时更多,更不是在靖阳甚至是青华州时可比的。

因而,各家想着年年都是叶子皓和叶青凰发压岁钱,今年怎么也要给一大帮小的们准备一些,表达一下回馈心意。

没想到一大早就来了这么一群人,只在心里庆幸,幸亏昨晚有准备。

虽然不是很多钱,但这些孩子们热热闹闹的,自然看着也开心。

之后,叶青喜一手牵了煊儿、一手牵了瑶儿,把两个小孩子先带回叶府这边来,中午吃团年饭时,其他人再过来。

周家因是跟着叶青柏过来京城,沾着叶家的光,但过年了,自然也是一起过才热闹。

因而,周诚宇也抱着弟弟要一起走,最后还是正和叶青喜他们说话的周顺看不过眼,过来把小侄子给抱了起来。

周诚宜比二宝还小点儿呢,这时候看到这么多人在面前,也是高兴得直扑腾,咧嘴笑得很欢乐。

因而,哥哥换时他一点儿也不哭,反而更高兴了,现在被小叔抱了也不担心,只转着小脑袋去寻哥哥姐姐们。

煊儿已经能牵着瑶儿摇摇晃晃地跑了,这时候也被小叔牵着,开心地就要赶紧去,去小吉祥哥哥家里玩儿。

一阵热闹之后,等叶子皓那边与周家爹还有周新、叶青柏寒暄,又说了大概吃年饭的时间后,这才一起又回叶府去。

李氏还是懒洋洋的冷淡态度,反正过叶府吃饭她会去,叶府给的礼她照收,但要她给叶子皓和叶青凰多好的脸色,也是难了。

原本就有旧怨,心气一直难平,后来二房的卖葡萄酒赚了那么多钱,却不分给大房里兄弟半分,她心里这口气已经憋了许久了。

若非叶青枫是个榆木脑袋,不愿意得罪叶子皓,她早就闹起来了。

而李氏这阴阳怪气要死不活的态度,叶子皓却是连多个眼色都懒得施舍给她,只是与叶青柏说话,逗过煊儿玩耍。

而周氏在叶青柏的态度和自家爹娘的劝导下,心态就好了不少。

至少她懂得将心里的郁气和不满压在心里,忍着不发,如今见到叶子皓和叶青凰,还是能恢复以前相处的模样,让人看不出来什么异常。

今天叶子皓同着大家来了,她也能客气地打招呼,还和小吉祥说话,叶子皓也只当以前不曾发生过那些事儿,一切如常地寒暄着。

铺中还在做生意,头几天就有许多人家下了订,今天一大早来拿货。

有烘晾到半干的拉面、半夜起来赶货现包的馄饨、饺子,也有同样要半夜就开始做准备只等早上提前一个时辰能出蒸的糕饼,都是订单早几天就累积许多了。

一大群人这次跑到正院,叶青凰和二宝已经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