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4_a2078

林峰这一手,让煌明珍惊艳叫绝。

普通修炼烈焰之力之人,吸收火焰,那便是循序渐进,慢慢吸收。而林峰焚火诀却是先吞噬,后吸收,两者速度不可相提并论。

煌明珍轻轻点头,看着林峰又道:“林峰,你打算何时出去?”

“义母无需担心,我要想办法收取天凤心火,方才出去。”林峰回应道:“或许,短时间内,应该是出不去了。”

煌明珍微微点头,回应道:“既然如此,那我和天铭便先回天羽城。我会告知煜家和煌家两位老祖,等你出去之后,对你多加照顾。”

“那就谢过义母了。”林峰点头道。

煌明珍心里想着煜天铭,也不再多留,手里拿着棋盘,只是一收,整个人也随之消失在原地,被传送了出去。

木屋之内。

林峰没有去收取其它物件,而是转身出了木屋,看向了周围的梧桐林。

天凤谷范围不小,林峰一边扫去落叶,一边向着梧桐林深处走去,随着周围的烈焰之力越来越浓烈,梧桐林之中隐隐约约已经燃起一片火焰,而在梧桐林深处,一棵焦黑的梧桐树之下一片浓烈的火焰在不断燃烧着。

天凤心火!

林峰看着那一片火焰中跳动的三朵火焰,那三朵火焰呈现金色,和其它火焰之间似乎有一层间隔,脱离于红色火焰之外,独立存在着。林峰几乎可以确定,那颗烧焦的梧桐树下的三朵金色火焰,便是天凤心火。只是别说那心火,就说梧桐树下的火焰威力也是惊人,林峰距离还有三四十米,便已感觉身躯被烈焰之力不断焚烧着,不敢再靠近一步。

气质美女很养眼

“看来,要收取这心火,还真没那么容易啊。”林峰几次想要靠近,却被硬生生逼了出来,最终无奈,只能落地而坐,开始修炼焚火诀。在林峰看来,目前唯一的办法,便是修炼焚火诀,让自身一步步适应这周围火焰的存在,从而自己收取天凤心火。

只是,这火焰并非那般容易收取,正如林峰估算的那般,自己短时间内是出不去了。

……

中州蜀山。

中州之地,近些年来略次遭遇外族侵犯。虽然外敌已退,但是内乱还未平息,各大门派纷纷派下弟子,清剿流窜山匪和山中跑出的妖兽。只是这蜀山圣地,却内里依旧祥和一片。

凌寒峰之上。

厢房里,峰主蓝冰月还在给孩子梳理身体。倒不是孩子身体有说什么问题,只是蓝冰月对孩子的期许太大,几乎每日片刻不离得观察孩子身体的状况,给孩子的冰源体固本培元,打好基础。

院落之中。

秦雨萌看着林峰身后不远处站着的白玉清,心里也明白了几分,眼神之中顿时有几分不舍。

“我想与你一起去。”秦雨萌轻声开口,却又苦涩笑道:“我也知道做不到,算了,你还是自己去吧。孩子的事,你放心,我会照看好的。其实也不用我照看,蓝峰主和奶奶每天照看着,都没我太多事。”

麒麟血已经送到蜀山,林峰的确是该前往越州了。

秦雨萌埋进林峰怀里,林峰轻轻抱着点头道:“放心吧,我很快就回来了。”

“我岂是担心你回不来?”秦雨萌低声嘟囔道:“只是,你这人命犯桃花,每一次出去,总会遇见一些女子,谁知道下次回来,身边是不是又多了一个红磷、绿萼什么的。”

这!

林峰一阵愕然,自从上次幻海鱼妖红磷跟着回了蜀山之后,至今还主宰龙珏峰上没有离开,这一点倒是让龙珏峰上下笑话不已。

不等林峰辩驳,秦雨萌已经松开手,笑着道:“好了。我知道你也是无心,反正你记住,要安全回来。还有阿朵娜姐姐,也需安全回来。不过,你还是想好等阿朵娜姐姐恢复之后,你怎么和她交代吧。”

交代。

这的确是个问题,阿朵娜当初失去神智之时,林峰身边算起来身边一个女人都没有,现在孩子也多了一个,女人更是多了两三个。

蜀山上下,诸多人拜别之后,林峰又对古灵愈和竹君交代了道身的事,便带着白玉清和白虎天王还有阿朵娜以及苏白云秀准备上路。只是途径问剑峰的时候,林峰只见一名红衣女子静静得站在问剑峰之上。

林峰迟疑了几分,飞跃而下。

红衣女子见到林峰,顿时笑道:“你要去越州?我也该走了。”

“你要回幻海?”林峰好奇道。

红磷微微斜着脑袋扁嘴道:“是该回去了,有些事,总要去面对。虽然我还不是那家伙的对手,但是我有九头蛇战弓在手,量他也不敢为难我。”

“既然如此,一路珍重。如若遇见困难,你还可以来蜀山,江陵师兄会帮你的。”林峰笑道。

红磷撇了撇嘴道:“那个木头,本来勾搭不上你,想勾引他来着。可是那木头一点反应没有,白瞎了我准备那么久。”

这话一处,林峰一阵愕然。

“好了。不说了,我走了。”红磷一笑,便已经飞身而下,离开了问剑峰。

都交代过来,林峰便飞身上了云岚宝船,带着白玉清她们一路向南而去。

中州之地,却也没什么人能够阻拦林峰和白玉清的,几人在云岚宝船之上,一路南行畅通无阻,很快便已经来到了中州和越州交界处的无尽沼泽。沼泽之地,上方高空都是毒雾,云岚宝船无法继续前行,林峰只能带着众人落地,随后在沼泽外的村庄加入了一个商队。

商队有十多条泽船,林峰交了一些灵玉,便带着几人加入了商队。这样的商队在中州和越州之间并不多,只是几个固定越州和中州商会会来回走船,一方面互通货物,另一方面也带人进出。

十多条泽船都很大,宽有三十多米,长约百米,上下三层,舟身扁平,货物都在底层,人在上面两侧。

甲板之上,林峰落座于一侧边缘,看着幽暗的沼泽林,而一旁白玉清已经从舱室里走出,见到林峰看着外围便开口道:“少主,是不放心这沼泽地吗?奴婢守着便是。”

“无妨,坐在外面也是一样的。”林峰随口回应了一句,又问道:“阿朵娜休息了?”

白玉清轻轻点头,也坐在林峰身侧,看着周围阴暗的沼泽地。

两人坐着,林峰手中时不时得飞出一道空间翎羽,隐藏在沼泽地之中的毒物便已经被无声无息得斩杀。加入商队,但凡有些实力的人,都要参加商队的护卫团,而林峰也是这一艘船上的护卫,只要发生危险,他便需要出手,直到几人到了越州下船位置。

就在林峰守卫之时,船舱里走出一名中年男子,见到林峰和白玉清坐着,只是多看了白玉清一眼,便道:“呦,两位守着呢?”

“闲来无事,在外坐着。”林峰随口回应了一句道。

男子笑着点点头,看向四周又道:“你们俩运气还不错,平日里,这沼泽里的毒物不知道有多少,时不时总要出点事。这一次进沼泽,都快三天了,却是啥事也没有。要是一直这么下去,倒是没我们什么事了。”

啥事没有?

林峰淡然一笑,这几天,他斩杀的毒物自己都数不过来了,要是这些东西真攻上船,凭借船里那几个,还真不一定能够抵御得住。

“我家少主,向来运气不错。”白玉清在一旁笑着回应道。

男子笑着回应道:“那可好,借你家少主鸿运,这一次可千万别遇见天巫教的人。”

天巫教?

林峰听闻,心中讶然,开口道:“兄台,在下许久未去越州,以前在越州时,在下却是为听闻过有什么天巫教,还请兄台解惑。”

“兄弟,你都多久未去越州了?”高大男子坐下,嘟嚷着开口道:“这已经是前两年的事了。自从上一次五大教联手进犯中州被阻拦之后,在回来的路上黑巫教,地阴教,千足教突然三教联手偷袭了白巫教和天蝎教。那一战,白巫教和天蝎教死了好多人,就连白巫教和天蝎教教主都受了重创。后来,整个越州便变了天,巫神教解散,黑巫教和地阴教还有千足教联手成立天巫教,一路追杀白巫教和天蝎教教众。现在,白巫教和天蝎教已经被赶出了巫山,两教人马已经收缩到了西部接近宛州的无崖山上,凭借天险才守住了最后一分地。而天巫教执掌越州之后,教众越发肆无忌惮,凡是这无尽沼泽之中过路的商会只要被天巫教教众撞上,无一不是脱层皮。当然,花钱消灾还是好的,怕就怕对方杀人。”

,精彩!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全能修真狂少》,”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