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0_a2074

   ♂? ,,

   周云凡同纳兰玉莲之间,早就有默契,两个人一唱一和,做起事来,得心应手。

   眼前,又开始上演这一幕,苏诺水心里好奇,为什么今天周云凡特意去他老婆张小梅的ICU病房看病。

   周云凡在纳兰玉莲的相劝下,答应去给张小梅再好好看看病,在排档吃过一顿便餐,四个人离开“香妹大排档”。

   在回去的途中,苏诺水在同纳兰玉莲的交谈中,才知道事情的原委,原来是纳兰玉莲同周云凡几个去古玩城游玩,无意中听说他老婆脑梗塞,住进了市人民医院。

   纳兰玉莲的口才不错,在同杨璇的一问一答中,无意中说漏嘴,让苏诺水听出来,她是郭院长的外甥女,这样一来,苏诺水就特别上心了。

   周云凡再次走进张小梅入住的ICU病房的时候,由于是午餐时间,急救中心很多医师吃午餐去了,还没有回来,他走到她的病床边。

   神识一动,从“玄空剑戒”里面,掏出那盒“玄通灵针”,从中抽取出一支,周云凡紧接着,右手拇指,食指,中指,三根手指一骈。

   同时神识一动,他眉心天目穴的透视功能开启,凝聚出一个透视点,照射到张小梅脑后血管那个梗塞点,手里那支“玄通银针”,随着那个透视点,同步而入。

   周云凡这次御气施针,十分到位,源源不断的玄气,沿着那支“玄通灵针”,根据“子午八卦针法”,开始有条不紊地疏通脑血管的梗阻和拥塞。

   如今,周云凡的修为境界迈入先天境高阶高级,体内穴道里面的玄气越发凝练和精纯,品质极高,那些玄气进入张小梅的颅内,就如同久旱逢甘露。

   张小梅脑内血管以看得见的速度,被疏通,不到十分钟,就畅通无阻,那些淤血回归到脑血管里面,相当于调皮淘气的孩子回归正途。

   文艺范美女蕾丝纱裙清新气质花墙唯美写真图片

   随后,周云凡第二支“玄通灵针”,扎入病人张小梅的头顶百会穴,刺激和修复她的神志,让她的神志清明起来,这次驻针五分钟之后,周云凡开始退针。

   整个头部针灸治疗,一共用了十五分钟。

   随后转向,周云凡第二点就是给张小梅针灸治疗冠心病,取她心口膻中穴,源源不断的玄气,通过扎在穴位上的“玄通灵针”,进入手厥阴心包经。

   医治冠心病对别的专家来说,是件麻烦事,不过对周云凡来说,那就不一样了。

   此时此刻,周云凡神贯注地给张小梅针灸治疗,不知道是谁走漏消息,急救中心主任丁斌带领两名助手,悄然无声地来到张小梅入住的ICU病房。

   在他的身后,还有三名女护士,其中两名护士姿色不错,是那种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那种。

   她们不明白,在医术上向来严谨,严谨到近乎苛刻的丁主任,这时候如同乖巧的学生,在上老师的临床课,眼睛里直冒星星。

   同女护士有同样想法的,还有丁斌的两名手下,他俩觉得不可思议,一个年轻医师,插手丁主任文治的病人,他竟然没有发飚,脸上还流露出恭维的表情,真是匪夷所思。

   周云凡在星海市中心医院入职,治愈了好几例绝症病人,由于他强调过,不要张扬,院长郭小璞依照他本人的意见,刻意做了低调处理。

   除了主任级别的医师,其他没多少人知道周云凡的存在,这些人当中,就包括了丁斌的两名手下。

   眼前,周云凡给病人张小梅针灸治疗二十分钟,把冠心病这个大麻烦,给解决掉之后,他把那支“玄通灵针”退出来,收入“玄通灵针”的针盒。

   然后做了一个放入衣兜的假动作,其实是藏入左手中指上的“玄空剑戒”里面,这招不露痕迹的手法,外人是看不出来的。

   周云凡第三步就是给苏诺水开了医治高血压的药方,西药是吲哒帕胺,给一天的药量,随后就是非二氢吡啶类,服用两天,从服用西药,过渡到中医制剂。

   这时候,丁斌靠近过来,听从周云凡的吩咐。

   周云凡在给病人张小梅往膻中穴扎针的时候,就发现丁斌等人到来,这时候人家虚心听取吩咐,当然不好怫了人家心意。

   作了简要说明后,周云凡带着纳兰玉莲,走出张小梅入住的7号ICU病房,杨璇对医师给人治病,本来不感兴趣,不过自从她父亲当初丹田和经脉尽毁。

   她找过无数的名医给她父亲医治,她从此沾染了一些习气,喜欢旁观医师给病人诊治。

   当周云凡带着身边两个美女,刚刚走出病房,只见张小梅睁开眼睛,眨巴了几下后,清醒过来,她如同正常人睡了一觉后醒过来,好象从来没患过脑梗塞。

   丁斌和他的两名手下,立即着手给张小梅做头部CT,和核磁共振等检查。

   一番忙碌下来,所有参与检查的医师,震惊得无以复加,这怎么可能啊,实在是匪夷所思,不可思议!

   丁小斌立即打电话,据实汇报给院长郭小璞,这位丁院长听到后,并没有象丁斌那样过于激动,因为周云凡给他带来的惊叹太多了,让他的神经感官有点麻木。

   挂断电话后,郭小璞立即拨打外甥女纳兰玉莲的手机:“莲子,结识的这位周教授,说他是小神医,一点都不为过!舅舅谢谢,把这么一个牛人引荐到市人民医院来。”

   市人民医院给周云凡分配有那间小办公室内,纳兰玉莲正坐在沙发上,接到她三舅打来的电话,她点开免提功能键,让躺在身边的周云凡,也听听她舅舅在说什么。

   纳兰玉莲对着手机说:“舅舅,的事,我可一直放在心上,竟然周教授,入职管辖的医院,业绩斐然,是不是请我吃一顿好的啊?”

   郭小璞听到说,头皮就发麻,他没少被这个外甥女整蛊,他在手机委婉地说:“这得等下个月发工资才说,这个月,我透支了,都不知道如何同舅妈解释。”

   纳兰玉莲听到后,咯咯一笑:“好了好了!就别哭穷了,没诚意请我吃饭,就明说,不用找托词。”

   周云凡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他的手正在被杨璇揉着,她慌乱地给周云凡做手臂按摩,手法实在是生疏得可以啊。 周云凡闭着眼享受着,哼着跑调的小曲,让纳兰玉莲只同她三舅简短的通话,身边多了一点难听的小调,惹得她转身低头下嘴,用红唇去堵那难听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