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5_a2080

钱龙这一巴掌太响亮了,太震撼人心了,把所有人都镇住了。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钱龙,在如此劣势的情况下,当着这么多记者的面,钱龙竟然敢打人。

而且,还说出这么霸道的话。

有人不服,想反驳几句,可是感受到钱龙那如刀一般的眼神,无论如何也没有勇气开口。

不知道什么时候,生死门诊所的门打开了,鲁易发和李美萱贼头贼脑的探出头来来,当看到被人群包围的钱龙时,愣住了。

“老大不是死了吗?”鲁易发震惊道。

“大白天的,不像是鬼!”李美萱说道。

紧接着两人激动起来了,钱龙没死,那一切事情都不叫事情了。

“诸位,我想问们一句!”钱龙朗声道,傲然扫视场,如同单枪匹马立于敌方百万大军中的赤胆英雄。“们的脑子呢,都被狗吃了吗?”

呃!

面对这种赤果果的辱骂,所有人的脸上都出现了怒容,特别是那些记者,暗暗决定,一定要写一篇稿子黑死钱龙,这个做了错事不知悔改还狂妄嚣张的家伙。

可尽管如此,依旧没有人敢说话,钱龙身上散发的气势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

美若天仙不食烟火清纯美照

“……是学生吗?”钱龙一把捏住就近一个‘学生’的脖子,环视众人,道:“大家都看看,这个傻逼是学生吗?”

不等有人回答,钱龙一巴掌把手里那个人扇晕,又捏住一个。“是学生吗?”

“我……”那人没等说话,就被钱龙一巴掌扇晕了。

这下人群中那些冒牌学生恐惧了,钱龙简直有火眼金睛啊,竟然轻易就能辨认出谁是假学生。要知道他们为了装成学生,特意剪了时髦的发型,穿上单纯的衣服,再加上年龄差不多,钱龙是怎么看出破绽的?

“,还有……们是学生吗?”钱龙手指点着一个个假学生,冷声问道。

那些被钱龙点到的人,吓得转身就跑!

“今天谁也跑不了!”钱龙大喊一声。

听到钱龙的话,鲁易发嗖的窜了出来,挡住了商业街一头,而另一头的角落里,走出来一个白衣白发的青年,赫然正是‘马宇烁’,两人一人堵住一头,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敌的架势,只要有人企图从他们那里逃跑,两人甩手就一巴掌打晕。

哗!

场面一时间哗然!

剩下的假学生顾不得黑钱龙了,纷纷企图逃跑,然而,鲁易发和马宇烁都是高手,特别是马宇烁,那可是隐江湖高手,别说是这些人,就算是钱龙想突破马宇烁的防线,也不是简单的事情。

所有企图逃跑的人,最终只有一个下场,被打晕了。

而原本围住钱龙的一大群人,竟然只剩下了8个学生,以及3个记者。这11个人看看我,我看看,都懵逼了。

这是什么情况?

“看不懂了是不是?”钱龙鄙视的看着8个学生和3个记者,道:“们三个就这点脑子还有脸做记者,我要是们,就跑到高速公路上找辆大卡车一头撞死。”

3个记者被钱龙骂的满脸通红,不过他们也没有钱龙说的那么蠢,至少他们现在看出猫腻了。

“钱医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女记者红着脸问。

“好,我让们看看是怎么回事!”钱龙冷笑道。“鲁易发,扔两个人过来!”

“好嘞!”鲁易发答应一声,提溜起两个人,真的扔了过来,那可是十几米远啊,两个大活人,直接就扔过来了,差点把3个记者和8个学生吓死,这力气也太大了,运动会扔铁饼铅球的话,一定能得冠军啊。

哐当!

哐当!

两个假学生精准的砸在钱龙的脚下,疼醒了。

“哎呦,疼死我了!”

“喂,钱龙,怎么随便打人啊,我要找校长举报!”

两个假学生醒来后,还在装傻。

钱龙冷着脸蹲下来,蔑视的看着两个假学生,道:“我想们应该知道丁春秋的下场吧?如果不想被我打残,就乖乖的配合,否则……哼哼!”

钱龙就算用脚后跟也能猜到,这些假学生一定是道上的人。自从丁春秋死后,海城黑道重新洗牌,一片混乱,以前丁春秋麾下的八个大头目,如今都想做老大,却又谁也不服谁,估计现在都在寻找大靠山,企图坐上海城地下之王的宝座。

而今天这场闹剧,一定是某个大头目唆使的,而大头目幕后的人,钱龙不用猜也能想到,整个海城,除了李美丽,谁有这么肥的胆子敢跟他对着干?

“我……我们不知道在说什么!”穿着卡通白t恤的假学生说道,尽管他畏惧钱龙,也知道丁春秋的下场,可他更知道如果说出实情后的后果。

“鲁易发,让他爽十分钟!”钱龙邪笑道。

“来啦!”鲁易发像古代的小二,嗷嗷的吆喝着跑了过来,然后一脚把白t恤假学生踢的老高,然后就在所有人震惊的注视下,跟踢球似得,踢到了生死门诊所门口,然后噼里啪啦狂揍起来,揍的那个人哭爹喊娘。

3个记者震惊的看着下手狠辣的鲁易发,又看看一脸邪笑的钱龙,可把他们吓坏了,他们早就听闻有人废了丁春秋,没想到是这个家伙。

“我猜也不说实话,是吗?”钱龙笑眯眯的看着另一个大鼻子假学生。

“我说!”大鼻子惊叫一声,他可没有那么大的骨气,做不来‘人生自古谁无私,留取丹心照汗青’这种傻逼的事。道:“钱……钱龙,我们不是学生,我们是郭二爷的手下,是他让我们给记者打举报电话,让我们来学校闹事的。”

“郭上华?”钱龙眉头一皱,果然如自己所料,郭上华这个号称丁春秋麾下最暴躁的大头目,最先做了出头鸟。

“是是是,就是他,不管我的事啊,是他逼我来的。”大鼻子恐惧道。

啪!

穆天一巴掌打晕大鼻子,吆喝。“鲁易发,找一辆大卡车,把这群猪都送到郭上华家去。”

“好嘞!”鲁易发佩服死钱龙了,这么复杂麻烦的事,老大分分钟搞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