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6_a2080

   夜朦胧,漆黑黑!

   这本来是个非常适合杀人的夜。

   可有人却来送死!

   “张哥,千万千万要小心,这几天我打听了很多有关钱龙的事,那家伙很坑,小心被活埋。”计划到了最关键的一步,尚东很紧张。

   “放心,他没中毒的时候就拿我没办法,如今身中剧毒,就算有坑我也不怕。”张扬艺高人胆大,给了尚东一个自信的眼神,然后就下车了。

   他没有像其他刺客那样黑衣黑面罩上墙爬屋,而是衣着得体,大摇大摆的走进荷塘月色,闲庭信步般来到钱龙家门口。

   “叮铃!”

   见钱龙家客厅亮着灯,张扬直接按了门铃。

   片刻,丁柔左手水果刀,右手菜刀,跟蓝猫淘气三千问里的鸡大婶似得,踏踏踏踏的冲到门口,问:“谁呀?”

   “是我,我来找……您……您怎么在这?”张扬一脸傲气,正要说是来找钱龙的,可突然发现丁柔的脸很眼熟,认真一瞅,差点吓的拉一裤子。

   张扬吓坏了,认真看看丁柔的发型、衣着打扮,顿时脑子里响起一阵轰鸣,我了个草,这就是那个三天来一直跟自己交易的保姆?

   老天爷啊,开什么宇宙大玩笑,乔家家主的媳妇,竟然跑来给儿子做保姆?

   白嫩清新氧气型美女自然甜美写真

   我顶个肺,自己早就被丁柔认出来了,竟然傻乎乎的跟人家交易了三天?

   张扬想哭,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嚎啕大哭三五分钟,太欺负人了,不带这么耍人玩的,人家很忙的,分分钟几百块呢。

   “我的命令对还有用吗?”丁柔的声音低沉,却压低了音量。

   “您吩咐!”张扬快吓哭了,丁柔的命令他必须得听啊,就算让他立马脱了裤子拉屎,他也得使劲憋出两坨粑粑。

   “嗯,我叫白静,可以打他,但不可以伤的太重,也不可以杀他,明白吗?”丁柔见张扬还听自己的命令,心头暗喜。

   不过刚才张扬俺门铃的声音,司雪一定听到了,如果不让张扬进去,那司雪就该怀疑她了。

   “是!”张扬点头,同时也明白了,钱龙并不知道丁柔的身份,而丁柔也不想让钱龙知道她的身份,他今晚的任务要从废人变成演戏。

   “进来吧!”丁柔打开大门,同时小声道:“我不希望除了之外的任何人知道我在海城,否则的家人……”

   “明白!”丁柔赤果果的威胁,张扬当然明白,为了家人,他也不敢将丁柔在海城的秘密告诉他的主子乔珅。

   “小龙小雪,有客人来了。”一边往别墅走,丁柔一边高声吆喝。然而,当她走进客厅的时候,愣住了。

   只见钱龙和司雪有说有笑的坐在客厅唠嗑,钱龙哪里还有半死不活的样子,健康的很啊,小脸红润润的。

   转瞬,丁柔就明白了,从始至终钱龙都是在演戏,也都知道了她和张扬交易的事情,也知道张扬给她的是什么毒,否则不会装的那么逼真。

   这么一想,丁柔慌了,儿子太聪明,老娘的心眼不够用,这可麻烦了,等钱龙解决了张扬,下一个会不会就轮到她?

   “钱龙……没中毒?”张扬走进来,见到钱龙的样子,吓了一大跳。

   “坐吧!”钱龙指了指对面的沙发。

   张扬皱着眉头坐下,眼睛却瞟了丁柔一眼,是啊,认出丁柔的那一刻,自己就该想到,哪有母亲给儿子下毒的。

   “白阿姨,幸亏没给我下毒,否则现在已经在品尝孟婆汤的味道了。”钱龙笑眯眯的看着丁柔。

   “我……”丁柔快吓哭了,儿子果然都知道,这可怎么办呀。

   “我不怪,谁见了那么多钱都会动心,不过……见者有份,那6000万是不是应该分我一半?”钱龙笑眯眯道。丁柔的身份很不简单,在马宇烁回来之前,他不打算处置丁柔。

   “……”丁柔震惊的看着钱龙,满脸都是难以置信,儿子怎么连这么具体的事情都知道?难道咖啡店里有儿子安排的卧底?下一刻,她心里欣慰的笑了,儿子太优秀了,优秀的让她这个做妈妈的自豪。

   “我分文不要,送给!”丁柔道。

   “谢谢!”钱龙才不会不要呢。

   “那……那我还可以继续留在这里吗?”丁柔眼神期待的看着钱龙,生怕儿子把她赶走。

   “当然,我很喜欢吃做的饭菜!”钱龙笑道。“时间不早了,您先去休息吧。”

   “好!”丁柔开心坏了,儿子真是心胸宽广宰相肚子里能跑航空母舰,竟然没有责怪她,太好了。

   见丁柔回到房间,张扬这才松了口气,看着钱龙,道:“这一局算我输了,但仅此一次,下一次我绝不会输。”

   “觉得还有下一次吗?”钱龙笑眯眯的问。

   “想留下我?”张扬满脸不屑,道:“不是我看不起,还真没有留下我的本事。”

   “我没有,膻中穴有!”钱龙笑道。

   “什么意思?”张扬没听懂。

   “没感觉到的膻中穴不舒服吗?”钱龙嘚瑟的问道,不等张扬回答,得意道:“不好意思,中毒了!”

   呃!

   张扬脸色巨变,连忙感应膻中穴,果然,膻中穴隐隐作痛,而且,他竟然无法动用功力了。

   “……这是什么毒?”张扬惊恐的看着钱龙,从进门开始,他就一直留意着钱龙,生怕着了钱龙的道,根本没看到钱龙下毒,自己怎么会中毒呢?

   “这种毒叫‘烂香蕉’,这种毒只有男人吃了才会中毒,毒发周期是一个月,如果一个月后没有吃解药,中毒者干活的地方,就会一天天的烂掉,化脓化血,直到溃烂身,中毒者死的时候,会只剩下一个骸骨,因为肉都腐烂了。”钱龙云淡风轻的说道。

   而旁边吃苹果的司雪,听完钱龙的描述,把嘴里的苹果吐了出来,胃部一阵翻滚,连忙起身跑去厕所吐了。心里暗骂钱龙吃饱了撑的没事干,研究这么变态的毒做什么?

   “……这……”张扬听完钱龙的描述,吓得嘴角抽搐了一下,差点哭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