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5_a2080

   哗!

   场哗然!

   所有富豪都惊呆了!

   鲁易发竟然敢还手?

   没等富豪们开口帮忙呢,围观的吃瓜群众们突然鼓起了掌,掌声如雷。

   这让富豪们很不解,他们转头看去,发现故障的都是学生,心里更纳闷了,正义的一方被打,这群学生怎么鼓掌啊?

   “打的好!”有人大喊。

   顿时从这如林!

   “这样的垃圾就该打!”

   “哥们,太帅了!”

   “帅哥,有女朋友吗?打人的样子太帅了!”

   一群学生乌泱泱的吆喝,那场面相当震撼。

   草帽少女蓝色连衣裙闭目养神置身花海唯美写真图片

   “都别吵了!”陈亮大怒。“被打的是我儿子。”

   “儿子该打!”

   “打的就是儿子!”

   “我要是有这样的儿子,我早就打死了!”

   学生们又是一通大骂,他们并不是多么爱钱龙,而是钱龙毕竟是学校里的人,而且是校花的男人。而陈亮父子却是外来者,他们当然帮自己人了。

   这下陈亮傻逼了,这是怎么回事?

   正义的一方怎么变成声讨对象了?

   “都静一静!”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

   噶!

   场瞬间鸦雀无声。

   人群自动让出一条道路,只见钱龙右手牵着江梓晴,左臂挂着彭灵儿,走红毯似得走了过来。

   见到钱龙的那一刹那,富豪们集体倒退一步,妈呀,这颗杀星怎么来了?

   “是这个盗版货?”陈祥宇缓过神来了,见到钱龙走来,顿时站起来气呼呼的冲过去。

   “五分钟!”钱龙笑眯眯道。

   众人一愣,五分钟是什么意思?

   然而接下来他们就知道了。

   “好嘞!”只见鲁易发颠颠的跑过来,一脚把陈祥宇踹翻在地,噼里啪啦的揍了起来。而学生们竟然瞎起哄数起了秒,生怕鲁易发揍不够五分钟。

   眼看着儿子被打,陈亮求助似得看向富豪们,然而富豪们脑袋一歪,假装没看到他的求助。其实富豪们此刻心里很憋屈,早知道这杀星会来,他们就不会来。

   “够了!”见陈祥宇被揍的够呛,钱龙喊住。

   鲁易发当即停止暴揍,颠颠的走到钱龙身后,昂首挺胸,趾高气昂的看着富豪们,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倍有面子。

   “诸位,生死门诊所是我朋友的店,他的医术我很清楚,比所谓的针王徒弟这种草包强多了。而且,这家诊所也有我的股份,我和我的师父也会偶尔过来坐诊。”钱龙扫视所有人,朗声说道。

   哗!

   场面再次哗然!

   富豪们懵逼了!

   他们可是知道钱龙和钱龙师父的医术,江树森都快死了,钱龙给救活了;乔一乔已经被世界下达了死亡通知书,钱龙的师父给救活了!

   他们毫不怀疑钱龙的医术,既然钱龙说鲁易发的医术很高,他们当然相信。

   “谁啊?”陈亮气呼呼的走过来。“小子,知道我是谁吗?在我面前竟然敢大放厥词,侮辱针王。”

   啪!

   钱龙一巴掌把陈亮扇趴在地上,冷声道:“我是钱龙!”

   陈亮正要生气呢,听到钱龙两个字顿时蒙圈了,他虽然刚到海城没多久,可这几天也听到了钱龙的传说,没想到那个传说中的神医,竟然这么年轻。

   “是钱龙怎么了?医术高就可以侮辱针王吗?”陈亮爬起来,搬出针王吓唬钱龙,毕竟针王是中医界四大神医之一。

   啪!

   然而回答陈亮的还是一巴掌。

   “针王?他在我面前屁都不是。”钱龙不屑道。

   哗啦啦!

   掌声如雷,学生们又跟着起哄了!

   “钱龙太帅了!”

   “钱龙,揍他狗娘养的!”

   “我刚才看到这丑货自己打自己陷害鲁易发!”

   学生们嗷嗷吆喝!

   这下富豪们听出来了,原来这一切都是陈亮搞的鬼啊。

   “都别吵了!”钱龙吆喝,顿时场面瞬间寂静。“同学们,接下来三天,生死门诊所免费三天,不管是什么学生,不管是什么病,我保证,只要进入生死门诊所,药到病除。”

   这次学生们没有欢呼,他们可不知道江树森和乔一乔的事,在他们眼里,钱龙就是个娱乐明星。

   而富豪们却激动了!

   “钱神医,我们也可以免费治疗吗?”一个秃头胖子问道。

   “当然,我最擅长治疗这样的肾虚患者了。”钱龙微笑。

   “……”秃头胖子脸红了,妹啊,不愧是神医,用眼睛就看出老子的病情了。可就算看出来了,也不用说出来吧?这让老子以后还怎么泡学生妹啊。

   “走,咱们去生死门坐坐!”一个清瘦气质中年人心眼比较多,他没有当众让询问钱龙,而是主动提议去生死门,这样在诊所里边被诊断出病情,学生们就不知道了。

   “好,既然是钱神医投资的诊所,我们自然捧场!”

   “钱神医,恭喜恭喜!”

   富豪们一个个过来祝贺钱龙,然后进入生死门诊所。

   陈亮和陈祥宇傻眼了,尼玛,这群富豪是来给他们捧场的,怎么被钱龙抢走了?

   而学生们见没热闹看了,纷纷也就散了,他们可不相信钱龙的医术,一个二十岁的校园明星,懂医术那就怪了。

   一时间商业街冷清起来,生死门热闹非凡,天下第一针诊所却冷清的跟过冬似得。

   “爸,现在怎么办?”陈祥宇问。

   “秦少呢?他不是安排了后手吗?”陈亮气呼呼道。

   “别提了,秦少去找丁春秋借人,没想到丁春秋好不容易快愈合的伤势,又被人废了。”陈祥宇苦笑道。

   陈亮皱眉,看来指望谁都不行了,只能指望自己。道:“我们还是正常竞争吧,我就不信以我的医术,打不残生死门!”

   然而接下来陈亮彻底被震撼到了。

   市长和市委书记竟然亲自来祝贺钱龙开诊所,一些海城隐藏的超级富豪也都来了,临近中午的时候,一群人推着一个病床来了,躺在病床上的赫然是海城地下之王丁春秋。

   “爸,看来这个钱龙的医术真不是盖的,咱们正常竞争可能干不过人家!”陈祥宇担忧道。

   “哼,我现在就给师父打电话,让他老人家抽空过来一趟,只要他老人家给咱们坐诊一两天,以后海城大学的学生病了就只认天下第一针。”陈亮冷声道。